暗访网络色情直播: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

6月10日凌晨,河南“网约车司机”车某涛驾驶着一辆白色长安车,21岁的“女乘客”独自坐在后面。两人攀谈了一会儿,司机在车内喷洒了些不明液体后,借故买水离开。5分钟后,车某涛返回车内,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已经晕倒。见状,司机对其进行了“性侵”,整个过程出现在他手机上的一个直播平台中。

没过多久,此事被发布到网络,涉事网约车公司选择报案。郑州市公安局进行调查后,在6月12日通报了调查结果。原来,车某涛与“女乘客”为夫妻关系,所谓“迷奸”是两人提前设计好的情节,目的是通过色情表演吸引他人围观并获得打赏。

目前,这对来自新乡的小夫妻已被抓获,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 实际上,在官方严厉打击之下,网络色情直播(简称色播)在主流直播平台上已难寻踪迹,但隐藏在地下的网络色情产业,并无收手迹象。 《凤凰周刊》记者暗访发现,他们的运作方式非常隐蔽,一般先通过微博等平台发布隐性广告,然后一步步将网友引入其中。

为逃避打击,商家们除在APP直播外,还通过网络社交账号从事色情产业。如果被发现,会马上换号另起炉灶。 而地下网络色情直播中的剧情,除前述的“网约车司机”外,还有“天台偶遇”“中介看房”“旅行搭讪”“家教补课”等诸多系列,甚至有偷拍性质的“宾馆开房”“女士SPA”“商场试衣间”等私密视频。前不久,还有男子在街头直播猥亵女性……

这类违法的地下网络色情直播,拥有着稳定且庞大的客户群,很多表演场景,甚至是来自网友的定制。还有商家还推出一对一语音、视频裸聊。近一年时间来,又出现一种性暗示式的“助眠影音”,并在多个主流平台上延续至今。

微博为色情直播最大推广源职场、人妻、教师、萝莉,剧情花样翻新

之前引起关注的“网约车司机迷奸”事件的平台,名为“星恋直播”,目前已停业。所以,商家们暂停了对该平台的推广,目前正大力推广的有“J某直播”“爱某直播”“新某直播”等。 在这些平台上,实时互动的色播毫无收敛。其中一个平台上,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士在一名女“中介”带领下,去了一栋四面坯的建筑内,两人演绎的是买房前看房的场景,周围有专门的拍摄团队。

在一场高人气直播中,就有一名男子在商场和公交站台等场所,尾随于女性身后进行自慰,围观网友称之为“探花”,并对其进行打赏。视频中,他随机选择,遭猥亵的女性并没察觉。 事实上,这些色播平台很狡猾,他们在直播时,网友很难分辨其所在城市,演绎者大多使用普通话或者不说话,几乎不暴露任何能显现细节的信息。 而这些平台还在长期招聘“女主播”。其中一个客服说,内容就是色情表演,主播分成在30%-45%之间,“最近应聘者很多,大概是受疫情影响,不少线下色情从业者被迫转行吧。”

网络裸聊产业化,年入百万很普遍女主播接单太多,直播中过劳猝死

记者调查发现,在网络色情行业还有一种形式,就是通过语音或视频,进行一对一连线“裸聊”,商家根据时长收费。不同于色播,现在的裸聊大多通过社交软件进行,很少有人开发APP。即便还有少量平台,最终也会通过社交软件转化。 在李凯帮助下,记者加上了一个网名为“小溪”的商家,对方号称掌握着大量裸聊资源,但她除收钱外,从不直接参与,“尽量不能用电脑聊,这样就很难查到IP地址。”

比如,要提前多注册一些社交账号,每个号只能用一次,结束后永远不能再登录;要专门买一部手机工作,服务时不能安装SIM卡,只能用无线连接上网…… 如果有人违反这些规矩,数千元押金不退,且有被清出行业的可能,“再者,千万不能私下加客户,以免有人钓鱼。”“小溪”说,所得利润对半分,“做这行的人很多,是你难以想象的数量,老板的话,每年挣个一两百万很普遍。” “小溪”分析市场火爆的原因,“生活压力大,大家以这种方式减压。

暗访网络色情直播: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

About The Author
-